<address id="zrdhr"><nobr id="zrdhr"></nobr></address>

    <strike id="zrdhr"><p id="zrdhr"></p></strike>

            <form id="zrdhr"></form>

                  導航

                  新聞資訊

                  讓我們攜手創造價值   記錄企業發展腳步

                  網站首頁 新聞資訊

                  徐霞客惜墨如金 卻對順寧揮翰萬言
                  發布時間: 2021-04-29      發布者:滇紅集團    瀏覽:734 次

                  文:陳開心 圖:龔正新

                         徐霞客是明朝著名地理學家、旅行家,也是歷史學家、文學家。讀《徐霞客游記》給我的最大感覺是徐霞客惜墨如金,不拖泥帶水,十個字能說清楚的事情,絕不會寫出十一個字來。可他在順寧 ( 今鳳慶 ) 境內的 11 天里,卻洋洋灑灑地寫下了 10550 字的游記。

                         “初六日晨起而飯。其夫至,付錢整擔而行;以一飯包加其上,輒棄之去,遂不得行。余乃散步東溪,有大木橫其上為橋,即順寧道也。仍西上公館,從其西南下西溪,是為猛峒道。有茅茨從北岡上,是為錫鉛街子。問得一夫,其索價亦貴甚,且明日行,遂返邸作記。”這是徐霞客進入順寧境內寫的第一則日記,這一天是明崇禎十二年(1639 年)八月初六。

                         “由其東又上坡,二里,登東岡。又東北迢遙而上,八里而至桫松哨。是哨乃東來之脊,西度而起為特出崇峰,南盡于碧溪江東北岸,是為順寧東北盡處,與蒙化分界者也,以嶺有桫松樹最大,故名。時駝騎方飯于此,遂及之。又隨脊東上四里,轉而北,登嶺頭,是為舊牛街。是日街子猶未散,已行八十里矣。此東來度脊之最高處,北望直抵漾濞,其東之點蒼,直雄插天半;南望則瓦房突門之峰,又從東分支西繞,環壑于前;西望則特出崇峰,近聳西南,江外橫嶺諸峰,遙環西北,亦一爽心快目之境矣。

                  于是北向隨嶺下,二里,盤崖轉東,循脊北東行,八里,至舊巡司。又東北下二里,盤南壑之上,有路分岐:逾脊北下,想北通漾濞者;正路又東隨脊。

                         二里余,逾東嶺北下,于是其峽北向墜,即隨峽東坡東北行。五里,至瓦葫蘆,有數十家倚坡嘴,懸居環壑中。坡東有小水,一自西腋,一自南腋,交于前壑而北去。

                         則此瓦葫蘆者,亦山叢水溢之源也。

                         是夜宿邸樓,月甚明,恨無貰(sh ì)賒,借酒之侶,悵悵而臥。”

                         以上日記是徐霞客離開順寧境地進入大理當天晚上寫的,時值農歷八月十六日。都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從日記中可以看到,徐霞客面對明月并不開心,似乎還借酒消愁,悵悵而臥。

                         從八月初六到八月十六,徐霞客在順寧境內一共 11 天。其中,初九從順寧到云州,初十又從云州返回順寧之外, 其余時間都在順寧境內,沒有到過其他縣區。我通過他的日記清理了一下他的行蹤,大致路線為:八月初六進入順寧的錫鉛,八月初七經勐佑、中和、下望城關抵達順寧城,宿于龍泉寺。初八日,過歸化橋、瓦罐窯、象莊、安樂村,宿于鹿塘。初九日,經翁溪村,把邊關,進入云州城。初十日從云州原路返回順寧,仍宿于鹿塘。十一日,由鹿塘過歸化橋,考察了普光寺、東山寺,宿于龍泉寺。十二日和十三日因為下雨,困在順寧城中,借機尋找同行馬幫或挑夫。十四日跟馱鹽到巍山的馬幫一起出新城北門,過接官亭,經塘報營、三溝水,宿于高枧槽。十五日,坐船渡過瀾滄江,到達魯史,并在魯史過中秋節。十六日,過猛家橋、佤葫蘆、犀牛街 ,乘船渡過黑惠江進入巍山。

                         從徐霞客游記中可以看到,他在順寧境內的 11 天時 間里,頂烈日、冒風雨、攀高山、下深谷、渡溪流、穿越崎嶇的羊腸小道,經歷不少艱難險阻。從云州返回順寧的途中,在涉水過河時,險些被山洪卷走。他以堅韌不拔的毅力,白天爬山涉水,夜晚或宿于驛站,或宿于寺廟,或宿于農家。一路走來,訪問了許多村民和市民,記載了許多地理、地貌、物產及民俗風情。同時也記錄了他的旅途艱辛以及喜怒哀樂。

                         在徐霞客游記中,所行路程只是一個大致的推斷,畢竟當時科技不發達,不可能有行程記錄儀。一里又一里的行程全靠雙腿丈量,我想長達幾年的行程,徐霞客也不會數著腳步走路。所以,游記中的里程不準應在情理之中。除此之外,游記所記錄的事物,都是徐霞客的所見所聞及所想,沒有水分可除。

                         “由哨門南向稍下,輒聞水聲潺潺,從西南迸峽下,即東北墜坑去,而路從其南東向下,猶有夾槽墜其中。

                         二里余,出槽,東行岡脊上,于是見北壑之北,則瀾滄南岸之山,紆回東抱而南,為老脊東之第六支,屏亙于順寧河之東,今謂之東山,即《志》所稱某山也。其脊南至云州西南突者,盡于新城西;東北由茅家哨過脈而南者,盡于云州日城所合二水東下而入瀾滄處。南壑之南,則即此白沙脊南度東轉,為老脊東之第五支,屏亙于順寧城之西。

                         今謂之西山,即《志》所稱某山也。兩山夾塢東南去,而順寧郡城踞其中西山下;西北盤東山之坳,為三臺山渡江 大道;東南塢盡之隙,則云州在焉。此一川大概也,而川中欹側同‘窄’,不若永昌、騰越之平展云。”

                         以上是徐霞客在未進順寧城的描述。在他看來,順寧城所在地狹窄,不如騰沖、保山平坦寬敞。

                         “從岡平行二里,又稍下一里,前有一峰中道而突,穿其坳而上,約一里, 有一二家倚坡東,是為望城關,從東南壑中遂見郡城故也。從此又迤邐下坡,十里,抵坡下。東出大路,兩度小橋,上一坡,約二里,入郡城新城之北門。 南過郡治前,稍轉東街,則市肆在焉。又南逾一坡,出南門,半里而入龍泉寺,寺門亦東向,其地名為舊城,而實無城也。時寺中開講甫完,僧俗擾擾,余入適當其齋吃飯,遂飽餐之而停擔于內。”由此可見,徐霞客從北門而入,然后直接進入龍泉寺就餐,歇宿。

                         通過觀察,他記錄道:“順寧郡之境,北寬而南狹;由郡城而南,則灣甸,大侯兩州東西夾之,尖若犁頭。由郡城而北,西去繞灣甸之北,而為錫鉛,為右 甸,為枯柯,而界逾永昌之水;東去入蒙化之腑,而為三臺,為阿祿,為牛街;而界逾漾濞之流,西北則逾瀾滄江上打麥隴,抵舊爐,塘北嶺,始與永平分界,俱在二百里外,若扇之展者焉。” “舊城即龍泉寺一帶,有居廬而無雉堞;新城在其北,中隔一東下之澗,其脈亦從西山垂隴東下,謂之鳳山,府署倚之而東向。”

                         通過訪問考察,他得出“順寧者,舊名慶甸,本蒲蠻之地。其地直北為永平,西北為永昌,東北為蒙化,西南為鎮康,東南為大候。土官孟姓,即孟獲之后。萬歷四十年,土官猛廷瑞專恣,僭蓄異謀,開府陳用賓討而誅之。”

                         龍泉寺是他多夜居住的地方,記得更為具體:“龍泉寺基,即猛廷瑞所居之園也,從西山垂隴東下。寺前有塘一方,

                         頗深而澈,建水月閣于其中。其后面塘為前殿。前殿之右庭中皆為透水之穴,雖小而所出不一。又西三丈,有井一圓, 頗小而淺,水從中溢,東注塘中淙淙有聲,則龍泉之源矣。前殿后為大殿,余之所憩者,其東廡也,皆開郡后所建。舊城即龍泉寺一帶,有居廬而無雉堞。新城在其北,中隔一東下之澗。其脈亦從西山垂隴東下,謂之鳳山。府署倚之而東向。余入其堂,欲觀所圖府境四止,無有也。”

                         徐霞客是八月初九中午從東門進入云州的,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又三里,稍下,越一小橋,又半里,抵城之東南角。循城北行,又半里,入云州東門。州中寥寥,州署東向,只一街當其前,南北相達而已。至時日才過午,遂止州治南逆旅。云州即古之大侯州也。昔為土知州俸姓,萬歷間,俸貞學以從逆誅,遂并順寧,設流官,即以比州屬之。州治 前額標“欽命云州”四字,想經御定而名之也。”他到云州本來是想去遇一位楊姓故交,可惜沒有遇到。在云州住了一夜之后,本打算從馬鞍山方向渡過瀾滄江的,一經打聽,江上無橋,舟筏不渡,所以只好原路返回順寧城,再入住龍泉 寺。

                         陸羽沒有到過云南,所以他的《茶經》里沒有云南茶的描述和記載。在徐霞客的游記里,關于云南的茶隨處可見。“過一村,已昏黑。又下二里,而宿于高簡槽。店主老人梅姓,頗能慰客,特煎太華茶飲予。”這就是徐霞客在大寺高枧槽喝到太華茶后的記錄。

                         核桃,就目前而言,已經廣泛推廣連片種植,有的地區已經成為支柱產業。其實,順寧種植核桃的年代已經久遠。“郡境所食、所燃皆核桃油。其核桃殼厚而肉嵌,一錢可數枚,捶碎蒸之,箍搞為油,勝芝麻、菜子者多矣。” 徐霞客的這則游記,既對順寧種植核桃早于明朝進行了佐證,同時還對順寧核桃的品質和用途做出了高度的評價和說明。

                         魯史古鎮自古就是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是中原文化由北向南推移的必經之地,很多行政官員到夷方做官大多 都要從大理經魯史再到個府衙,很多文人志士也都到過魯史,徐霞客自然也不例外。“由峰北隨北行之脊,下墜一里余,乃度脊東突,是為過脈。是山北從老君山南行,經萬松嶺、天井鋪度脊南來,其東之橫嶺,西之博南二脊,皆繞斷于中,惟此支則過此而南盡于泮山。從其北臨西壑行,再下再上三里余,有哨房當路,亦虛無棲者。又東北隨嶺脊下六里,循東塢,盤西嶺,又下二里,乃北度峽中小石橋。其水從西峽來,出橋而合于南峽,北從阿祿司東注于新牛街,入漾濞者也。石橋之南,其路東西兩岐:東岐即余所從來道,西岐乃四川僧新開,欲上達于過脊者。度橋,即循北坡臨南壑東北上。三里,躡岡頭,有百家倚岡而居,是為阿祿司。

                         其地則西溪北轉,南山東環,有岡中突而垂其北,司踞其突處。其西面遙山崇列,自北南紆,即萬松、天井南下之脊,挾瀾滄江而南者;其北面亂山雜沓,中有一峰特出,詢之土人,即猛補者后山,其側有寺,而大路之所從者。

                         余識之,再瀹湯而飯,以待駝騎。

                         下午乃至,以前無水草,遂止而宿。是夜為中秋,余先從順寧買胡餅即燒餅一圓,懷之為看月具,而月為云掩,竟臥。”

                         從以上日記可以看出,徐霞客是八月十五到魯史的,為了過好中秋節,他頭天在順寧城就買了一個月餅隨身帶出,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他在魯史過了一個看不見月亮的中秋節。

                         道教和佛教在順寧境內應該是扎根久遠了。徐霞客在日記中的記述也不少,龍泉寺、東山寺、普光寺等等不一而足。 其中的東山寺“依東山西向,正臨新城也。入寺拾級而上,正殿前以樓為門,而后有層閣,閣之上奉玉帝。”這一格局保留至今,可謂十分難得。

                         有些地名和建制,時隔幾百年之后回頭看,的確是一頭霧水搞不明白。什么永昌郡、順寧府、大侯、云州、阿祿司、 望城關、把邊關 、草房哨、茅家哨、三溝水哨、二十里哨、白沙鋪哨等等。的確不知道當時是個什么行政級別。通讀徐霞客在臨滄境內所寫的洋洋萬言日記,感覺記錄最為詳細的是城池村鎮及江河澗溪。記錄城池村鎮必寫坐落何處,東南西北四至界限,再加歷史沿革。描述江河澗溪必寫發源何處,流向何方,途徑何地,支流幾何。由于篇幅所限,不再一一錄入。

                         細讀徐霞客在順寧境內所寫的一則則日記,我們可以看到明朝時期鳳慶和云縣的地理地貌、山川河流、時政物事、 歷史沿革以及民俗風情。一幅幅層山起伏疊翠,溪流江河縱橫的生態完美畫面,一座座大大小小、寬寬窄窄的城池村鎮, 一條條或湍急、或平緩、或長或短的江河溝澗溪,一個個熱情好客、樸實憨厚的村民都在徐霞客的筆下輪廓清晰,活靈活現。盡管一萬多字無法囊括鳳慶、云縣的方方面面,但對于一慣惜墨如金的文學家、旅行家、地理學家徐霞客來講, 能夠不吝筆墨,給我們留下這么多寶貴遺產,真該千恩萬謝了。

                         文章選自《滇紅》第九期



                  上一篇: 舌尖上的順寧小吃
                  下一篇: 經典58——激情燃燒紅似火
                  走進滇紅
                  關于滇紅
                  董事長致辭
                  領導團隊
                  企業文化
                  企業事記
                  滇紅基地
                  歷代傳承人
                  集團榮譽
                  滇紅資質
                  香飄世界
                  鳳牌印象
                  鳳牌廣告片
                  鳳牌故事
                  鳳牌榮譽
                  鳳牌產品
                  鳳牌定制
                  滇紅學院
                  茶葉知識
                  網絡教學
                  茶藝表演
                  滇紅科研
                  滇紅科研介紹
                  科研團隊
                  科研基地
                  科研成果
                  滇紅茶標準樣
                  非遺傳承
                  新聞資訊
                  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官方微信

                  鳳牌茶業微信
                  云南省臨滄市鳳慶縣鳳山鎮南城新區(滇紅生態產業園區內)
                  全國銷售服務熱線:400-6646456
                  傳真:0883-4212125、4212999
                  dianhong@dianhong.com
                  国产老司机免费福利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冬季网